4日
2020-06-27 22:3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市畜牧局生产处处长郭成瑛告诉记者:“在对养牛户补贴方面,哈市已经走到了全国的前头,如为新建牛舍提供资金补助、减免养牛户贷款利息、免费提供冻精及配种等优惠政策,哈市的肉牛存栏数有了稳步增长。”

4日,宾县宾安镇牛市大集。青云牧业的老板赵国安早早地在市场上转了一圈,他发现这里多是些牛龄在1岁半、体重500多斤的小牛。赵国安嘴里不断嘀咕:“太小了,这至少得多吃两个月饲料。”赵国安发现,牛虽然小了,价钱却高了,牛市上的架子牛价格从去年4月的每斤12元,涨到现在的16元,买牛成本涨了2000多元。

“饲料成本不断增加,现在养一头牛每个月得多花150元。如果雇人更贵,养牛工人的保底工资已经从去年的每月1400元涨到现在的2650元。”赵国安说:“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牛市出现价格倒挂,我们按每斤16元收购架子牛,育肥后再以每斤12元的价格把牛卖给屠宰场,我们只能赚育肥这部分钱,一头牛一年仅赚1200元。”

存栏量42万余头,年出栏23万余头,多年来宾县牢牢占据着我省养牛第一大县的宝座,但就是这样一个养牛大县,也面临着农民养牛积极性不高的局面。

近日,记者来到我省养牛第一大县宾县,一探牛肉价格上涨的缘由。

作为一家惠民企业,为了减小养牛户价格倒挂的情况,今年宾西牛业准备把肉牛收购价格提高到每斤13元以上,按照今年13万头肉牛屠宰计划,企业将为养牛户增收1.3亿元。

2007年,当赵国安投资成立青云牧业时,他所在的万发村有50余户养牛户,年饲养4000余头肉牛。到2012年,只剩下不到20户,年饲养2000余头肉牛。赚不到钱的小规模养殖户已基本被市场淘汰。

业内人士表示,除人工费、饲料费等成本增加外,国家总体肉牛存栏量减少也是市民为本次牛肉价格上涨“埋单”的重要因素。

“一斤牛肉32元,够买两斤猪肉了。”本来指望节后牛肉价格会有所回落的市民于女士,在副食品商店里的价签前“望牛兴叹”。从去年4月开始,哈市牛肉价格拉升进入冲刺阶段,至今已上涨了四成有余。

能繁母牛的减少,是全国性牛源紧张主要原因。在青云牧业的一万平方米牛舍中,饲养的全部是用来育肥的架子牛,不仅是青云牧业,宾县几家大型养殖户,几乎难觅能繁母牛的踪影。赵国安告诉记者,饲养费用高、见效慢是能繁母牛减少的主要原因。他说:“一头母牛要养到24个月才可繁殖,牛犊18—20个月后能作为架子牛出售。饲养一头母牛年均获利仅700元,而一年可以育肥两茬肉牛,每头牛可获利2400元,这个价格差让不少农户放弃了饲养母牛的念头。”

“近年来饲料、人工、地租等各项成本都在增加,”宾西牛业的负责人介绍说,“一头1000斤的肉牛,收购价格是1.2万元,一般可出肉450斤,每斤成本27元,而这个价格还不包括水电、人工、运输、销售、损耗等各个环节的成本,尤其是人工、运输的成本大幅度上涨,使每斤成本又增加1元。因此,市场上牛肉价格上涨并没给企业带来多少利润,我们的利润主要来自牛肉深加工。”

据了解,哈市去年肉牛的存栏数为160万头,比上年增长约5万头,但与全国肉牛存栏量4年来下降1000万头相比,这点涨幅微不足道。全国牛源紧张,加快了哈市肉牛外流的速度,未来牛肉价格依然存在巨大的上涨预期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xsrayy.cn内蒙满洲里市资蛊汽车租赁有限责任公司 - www.xsrayy.cn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