剥夺政治权利终身
2020-07-12 03:1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哥哥徐庆,十多年来一直在为弟弟奔走疾呼。徐庆也曾劝弟弟,只要认罪减刑就能早日回家,但徐辉不听,每当监狱里有减刑的机会,他都会拒绝,“我没犯罪,我不要减刑!”

昨日,珠海中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,法院将及时启动国家赔偿程序。国家赔偿法规定,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,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(每日200.69元,约117.2万元)计算。此外,徐辉还可依法获得一定数额的精神损害赔偿金。

16年来,徐辉一直“喊冤”。2008年广东省检建议广东省高院启动再审程序,当年7月广东省高院决定再审,并于2011年7月22日发出粤高法审监刑再字第12号刑事裁定,撤销珠海中院和广东省高院两度判决裁定,并将该案发回珠海中院重审,至此,徐辉案出现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戏剧性翻转……

徐辉家人不断申诉引起了广东省高院的重视,2008年10月4日广东省高院作出再审决定。其间,徐辉从四会监狱转到新疆奎屯监狱。

由于该案复杂,重审历时近3年。经过重审,珠海中院认为:被害人阴道内提取精液的dna鉴定,限于当时的技术水平和客观情况,仅提取到四个位点进行鉴定,虽然不排除是徐辉精液,但位点太少,概率过低,结论远远达不到同一性的证明要求;警犬气味鉴别鉴定的可靠性不足;案发于深夜零时,被告人徐辉供述细节与现场勘查情况、现场照片高度一致,不合情理;被告供述作案经过及作案工具不合情理;客观上不能排除被告人辩解所称部分案情是道听途说所获悉等。

1998年9月17日,本是珠海一个小镇劳动服务站副站长的徐辉,因为“奸杀”少女被警方带走,后先后被珠海中院、广东省高院以强奸罪、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。

据判决材料,在专案组对徐辉十多次审讯过程中,前9次徐辉均否认杀人,最后3次审讯中,他承认作案,但关于作案过程描述迥异。比方说,用什么勒死被害人时,徐辉起初“交代”,他案发当晚看到严某娟后,从自己的卧室梳妆台抽屉找出用于织渔网的白色尼龙绳,剪了2尺长,目的是“制服人”;因白色尼龙绳不符合伤口,后来徐辉又供述是用双手卡住严某娟的脖子致对方死亡;接着作案工具又变成了钢丝绳;最后才说是一条花电线,最终被警方认定其是用花电线作案。

综合之后判决书、警方笔录以及当年的媒体报道,案发后,专案组很快带了3条警犬现场搜寻证据,在根据现场的嗅源展开追踪后,警犬“猎鹰”从案发现场一路追到小林劳动服务站,并顺着楼梯上到二楼走廊位置,不久,另一条警犬“忠诚”也追到同一地点,显示有反应。不过,到此地点之后,两条警犬就不愿再继续追踪下去。

近16年来,锲而不舍为徐辉辩护的律师侯衍涛则称,劳动服务站是公共场所,平时人来人往,而且徐辉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在当地工作20年,经常有熟人去他那喝茶聊天,无法判定警犬就是冲着徐辉的气味而来的。若是徐辉,警犬应径直到其卧室,因为这里气味最浓,但警犬追到了二楼拐角就没有继续追了,侯衍涛辩护称,这一点正好说明徐辉不是凶手。

徐辉在警方突审5天5夜后“认罪”,但当他在看守所睡了一个大觉后便开始翻供。对于自己后来翻供,徐辉说,当时对他的审讯差不多持续了5天5夜,共计108个小时,不让睡觉,一打盹就被照强光,甚至办案警察拿一根牙签在他面前晃, 威胁“你睡觉就用牙签锥你的眼睛”,因精神熬不住,为求解脱,选择认罪。“但到看守所睡了一觉,意识清醒了,不对呀,我怎么到这儿来了,我没强奸杀人,我为什么要认罪?”

徐辉,原本是小林镇劳动服务站副站长,土生土长的小林人。案发时,徐辉工作的服务站与被害人严某娟家隔街相望。徐辉一家三口日常就住在服务站二楼南侧。据说案发后,徐辉还围在警戒线外看了许久的热闹。而事后,徐辉被纳入警方视线是因为两条警犬的功劳。

小林镇,珠海西部地区一个安静的小镇,1998年8月25日早上8时许,一具裸尸打破了小镇的平静。

珠海中院重审认定徐辉作案证据不足 根据疑罪从无有利于被告人原则判其无罪

历时近三年重审,前日,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新疆农七师中级人民法院宣判,认定徐辉作案证据不充分,根据疑罪从无、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,宣告徐辉无罪、当庭释放。

2014年9月16日凌晨,强台风“海鸥”来袭,风雨交加,挡不住徐辉回家的路。而回这趟家,他整整用了16年。

和徐辉一样,他的家人也相信徐辉不可能对邻居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来。妻子黄美英说,“徐辉性格也好,平时很顾家,当时也有体面的工作,出这事之前,我们是一个多么幸福的家庭,怎么也不会相信他会干这种事。”

一年后,珠海市检察院指控徐辉犯故意杀人罪、强奸罪。1999年珠海中院一审判决认定,被告人徐辉无视国法,采取持砖块砸头致人昏迷的暴力手段,奸淫妇女,情节恶劣。一审判处被告人徐辉犯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,两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徐辉不服,提起上诉。但2001年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。

庭审中检方指控“徐辉用砖头击打严的头部,将严打晕”,但这块被徐辉描述为“红色的,有三分之二大”的砖一直没有找到也是本案争论的另一大焦点。据一、二审判决,定徐辉有罪的另一证据是对从死者阴道中提取的精液进行dna鉴定,结论为“经dna检验,严某娟阴道提取物含有两个不同个体成分。不排除含有徐辉、周某的精斑”,其中周某是严某娟生前男友。当年判决时甚至还用了“被害人严某娟阴道提取物的鉴定结论不能肯定是徐辉的,但也不能排除是徐辉的”的表述。

徐辉:本月14日晚上,副监狱长找我谈心,指着监区外的一条路问我看到了什么,我说看到了路。他笑着跟我说,“你看到光明。”还问了我穿的衣服和鞋的尺码,那时我就猜到七八分了。第二天给我买了一套新衣服和一双新鞋。

根据当年的判决材料,法医技术鉴定显示,死者阴道内有新鲜精液,头部有三处帽状腱膜下出血,系被钝性物体作用所致。另外,死者右耳垂后方至颈前见一条断续状索沟,伴皮下出血,推测系被用绳索类勒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。珠海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,全力侦办此案。

徐辉:16年了,从39岁进去到55岁出来,妻子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,承受了很多苦,现在最想的是先养好身体,多陪陪家人,再找份工作,过回正常的日子。

当年判决记录:1998年8月25日零时,被告人徐辉在二楼阳台收衣服时,见邻居女青年严某娟独自从家出来,遂起歹念。当时徐辉妻子不在家,女儿已经熟睡,徐辉于是随即下楼沿路尾随。严某娟行至旧税所旁的路口等男友周某前来约会,徐辉走近严的身后,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,砸打其头部致其昏迷。接着,徐辉把严某娟拖到旧税所南侧窗边,徐辉先钻进去,再将被害人拖入,随后徐辉强行与严发生性关系。

综上,珠海中院重审宣判认定徐辉作案证据不充分,根据疑罪从无、有利于被告人原则,宣告徐辉无罪。

2011年,广东省高院对该案发出再审裁定:“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徐辉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、强奸罪的事实不清、证据不足”,撤销原珠海中院、省高院一审、二审裁定,同时将本案发回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。

案发后的第23天,1998年9月17日晚上9时多,徐辉作为嫌疑人被警方带走,自此开始失去“自由”。数日后,当地警方宣布案件告破。

徐辉:16年来一直为我奔走,一直陪着我坚守到底的律师和哥哥,没有他们的坚持,就算法律再公正,我估计也出不来。

在最初侦查阶段,警方发现徐辉和严某的男朋友周某均有作案嫌疑。但经进一步调查,周某有案发时不在现场的证明,没有作案时间,从而排除周某作案嫌疑。

徐辉:15日上午11时左右,我被带出监狱,看到了珠海来的法官以及哥哥,随后被带往当地法院听候宣判,这个时候已经坚信自己再也不会返回监狱。听到宣判无罪后我虽说有些激动但很快恢复平静,因为16年了,心情早被磨平了。

在一审、二审中,法院认定徐辉系真凶的证据之一是,公安部门给出的公安局(98)珠刑技(犬)鉴字号鉴定书中提到在侦查该案时,有两条警犬直追到徐辉居住劳动服务站二楼,显示有反应,但没有进一步追踪。

当日早晨,一名晨练者在经过离小林市场不远处的一个丁字路口时,突然发现路口土地公神龛旁躺着一具裸尸。死者是一名女孩,当年19岁,叫严某娟,本地居民,因年轻貌美被当地人称为“小林之花”。很快警察云集这个小镇,并且相当长一段时间,严某娟裸死街头,一直是当地人讨论和打听的话题。

判决材料显示,当徐辉刚穿好裤子时,严某娟苏醒并发出微弱的救命喊声。徐辉怕事情败露便起意杀人灭口,拿出一条花电线从严身后勒住其脖子,用膝盖顶住严的腰部,直至其窒息死亡。随后,徐辉把严的尸体移至山边街土地庙北侧小巷,准备沿小巷拖尸到山上弃置,但因小巷尽头被木栅门封住,只好将尸体弃于小巷的水沟旁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xsrayy.cn内蒙满洲里市资蛊汽车租赁有限责任公司 - www.xsrayy.cn版权所有